酒店与艺术的N种联姻

– 文 马啸 –
眼下,艺术与酒店的结合势不可挡。艺术品通过酒店,有了更多的渠道和资源;酒店通过艺术品,找到了新的符号和收益方式。酒店与艺术,各取所需,方兴未艾。

当酒店爱上艺术品

假如你喜欢艺术又热衷享受,入住家艺术酒店是不锚的选择。无论老牌的豪华酒店如上海柏悦酒店、浦东陆家嘴文华东方酒店,或是新秀高端酒店如张江万和吴美艺术酒店、上海万达瑞华,在这些酒店的大堂、客房、餐厅或是走廊,艺术品随处可见,或巨大显眼,或低调隐蔽,置身酒店仿佛置身美术馆。

酒店与艺术品正处于热恋期。国内中心城市的诸多酒店纷纷打出“艺术”牌,把高价收藏的艺术品、定制品放置于酒店空间,或者与美术馆、画廊等艺术机构和艺术家合作,将作品放置于酒店阶段性展示。这都是目前“艺术酒店”运营的主流方式。

艺术酒店让体验艺术不再是某种神秘的朝拜之旅,而是种融入生活和居住的切身体验。对艺术品而言,酒店是诸多“非博物馆、美术馆体系”展示空间之一;对酒店而言,没有比艺术品更好的“装饰”了——再豪华的装修也会过时,而艺术品不会。随着越来越多地产商转向艺术收藏,高级酒店对艺术品的需求也日益高涨。

酒店与艺术的N种联姻

艺术与酒店联姻,并不是新鲜事。老牌豪华艺术酒店对艺术品的呈现接近于博物馆或美术馆,是

种“有距离的观赏”。其艺术解决方案多采用购置和定制。如上海柏悦酒店的业主日本森大厦株式会社就委托了专业艺术品顾问公司定制了展望、刘建华、谢艾格等200余位艺术家的作品。这些作品作为业主的藏品在酒店内展示。2013年开业的浦东文华东方酒店同样是和专业公司合作,用上千万元购入4000件左右艺术作品,其中绝大部分为定制款。这些酒店都有各自的品牌传统,在功能和装修风格上也都有明确标准。大手笔购置陈列于酒店的定制艺术品,多少还是难以摆脱装饰的角色,酒店本身和酒店品牌才是主角。

新秀艺术酒店另有做法。上海张江万和吴美艺术酒店、天津银珠艺术酒店的创始人是资深藏家,且都拥有配套的独立运营美术馆,酒店与艺术的关系显得更为“亲密”。万和昊美的大部分作品来自昊美术馆藏品,部分委托专人定制。120多位知名艺术家、设计师总共500多幅作品分布于酒店各个空间,其中不少是顶级名家之作。创始人郑好希望艺术融入酒店,“像呼吸氧气一样”“从500年前的景泰蓝到达明·赫斯特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艺术空间与价值”。酒店的15间套房,分别以沃霍尔、毕加索、达利等人的真迹布置,意指套房间即一个大师展厅。银珠艺术酒店创始人,也是泰达美术馆的创办人马惠东,也在实践“美术馆+酒店”模式。他认为生活和艺术应该融为一体,美术馆应该是“无墙”的。按照马惠东的设想,酒店客房设计交由艺术家,酒店房间本身就是艺术家的作品,这收获了艺术家们的支持。处于一线艺术家,作品价格居高不下的方力钧,不仅设计了酒店的客房,还主动拿出自己的作品作为内饰。艺术家杨茂源则将0509号房间做成同名作品。

精品艺术酒店独辟蹊径。上海斯沃琪和平饭店艺术酒店,在酒店规模和艺术品数量上都无法与上述酒店相比,但它将酒店二三层(相当于整个酒店五分之二空间)拿出来作为艺术家工作室,接待来自世界各地知名艺术家及艺术新星。而酒店四层是艺术主题的豪华客房,数量不超过10间,五层为餐厅及配套。这种艺术家工作室模式对于艺术爱好者相当有吸引力。因为欣赏著名艺术品、体验精妙的艺术氛围,固然美好,但如果能受邀参观艺术家工作室,和艺术家喝上一杯咖啡聊聊天,也许是更有意思的经历。对艺术家来说,艺术家驻地亦是对艺术的实际支持。

艺术家并不反感

艺术与商业的结合是近年来一个明显的趋势,即艺术品逐渐走出博物馆、美术馆等专业艺术机构,进入到公共社区、绿地、商场以及各类日常生活空间。酒店是高端商务客流汇集之地,满足了人们多样化的生活工作需求。放置于酒店的艺术作品、艺术活动得以和人有更多的亲密接触。这似乎和当代艺术审美普及、艺术去神圣化暗合。艺术不再只高居殿堂,也不再是少数人的特权,而是融入到生活中的新鲜体验。

或许认同于这种理念,艺术家们对艺术酒店大都采取支持态度。但仍然会遇到很多实际问题,比如有的艺术家认为酒店定制艺术品更像是命题作文,项目实施周期和沟通上会有问题,对艺术品作为装饰品质疑等等。目前国内专业的艺术品顾问公司相当稀缺,在艺术品的选择上受投资方个人喜好影响较大。但不管如何,这种掌握在资本之手的方式、也在展示、传播艺术,参与艺术生态圈的构建。

资本才是最强动力

无论哪种模式,越来越多的酒店争先恐后地引入艺术。也许热爱艺术是创始人和投资方的初衷,但显然投资回报才是最强动力。

从上世纪开始,一系列由国际知名设计师操刀的精品酒店(Boutique Hotel)争相出世,颠覆了传统的酒店设计理念。时至今日,精品型高级酒店不再只停留在设计师概念,进而转向艺术和艺术家模式。“住酒店、品艺术”成为时尚的旅行方式,而越来越多的高端艺术品也借由高端酒店展示自身魅力。

顺应这潮流,世界各大品牌酒店争相打造自己的艺术酒店品牌,如喜达屋集团的W酒店、艾美艺术酒店,凯悦集团的柏悦,洲际的英迪格等等。喜达屋酒店集团是第一批步入精品酒店市场的主流酒店之一。目前该集团在全球建立了26家W酒店,开发建设中的尚有9个。喜达屋酒店集团一位高层认为,开发这类酒店有着巨大潜力,投资一家五星级酒店通常超过5亿元,投资回收期需要10年以上,而一家精品艺术酒店的投资是1亿到3亿元,能在6-8年内收回投资。尽管艺术酒店目前只占据微小的市场份额,但由于其良好的经济效益、精确的市场定位、高度的消费热潮、个性化的服务方式,赢得了众多投资者的青睐。

另一方面,艺术品自身的收藏和升值,也是投资方的一个重要考量。特别是对有规模、成体系的收藏而言,艺术品的价值难以估量。当下艺术品市场的格局与地产商紧密相关,地产对于艺术,有着整合布局的战略发展和商业价值上的双重需求。如开发商通过开办艺术园区、社区美术馆等获得长、短期不同的效益,或者涉猎艺术教育等,地产商对艺术品的收藏以及地产和艺术的结合已经逐步深入到各方面,艺术酒店也是其中的方式之一。既可展示,又可收藏;既带来酒店直接经济回报,又可保值升值、无需担心过时或折旧;既可加强酒店品牌的文化建立,又有较强的话题性。何乐不为?

艺术与酒店的结合势不可挡。艺术品通过酒店,有了更多的渠道和资源;酒店通过艺术品,找到了新的符号和收益方式。酒店与艺术,各取所需,方兴未艾。